• 欢迎加“百元导航”为主页,windows8风格,0.3s极速加载
  • 王柏元的博客专用搜索引擎:极客人,就用“极客搜”!
  •    6个月前 (06-24)  极客视点 |   抢沙发  214 
    文章评分 5 次,平均分 5.0

    我们家的“歪脖子”

    小时候,我家门前有一棵歪脖子大梧桐。梧桐很大,打我出生时就在那,打小就是歪脖子。那时我小,我问爸爸:“这个好丑啊,种在家门口一点都不好看,砍掉吧。”,爸爸笑着说:“傻孩子,这棵树用处可大着咧!这棵树有感情,须得一颗真心待她。”我不懂,人怎么和树有感情。

    歪脖子树与花痴

    后来在夏夜里,妈妈给我讲起歪脖子大梧桐的”光荣事迹“:

    我们家建在临近水库的陡坡上。与水库的相接的坡十分陡峭,近乎垂直,坡离我家房屋不远。

    歪脖子大梧桐本来不歪脖子的,身体匀称,枝繁叶茂。后来一年夏天,黄梅县起了一场大风,并伴随大雨。大风吹倒了公路旁的108颗行道树,连根拔起,七倒八歪地横在路旁。许多人家的房屋都被掀起砸中路上的车和人,还有人家主屋外面的厨房被倒下的大树砸中,生生被敲掉了一个边角。妈妈说,那是她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一场大风雨了。

    ”那咱家呢?咱家怎么样了?“

    ”咱家的房瓦也掀起了不少,这还不是主要的。因为我们家靠近陡坡,那天雨很大,大雨冲刷着陡坡。雨水裹挟着上面不经风雨的小花小草,冲垮了一层又一层黄沙。眼看就要垮到了我们家房子……“

    ”啊...“我听着妈妈的话简直吓呆了,眼里几乎泛起泪来。

    ”后来,陡坡知道跨到了那颗梧桐树下。梧桐大半的根系尽漏,清清楚楚地可以看见它们在地底下的纵深绵延,粗壮的根系在冲刷下露出了一道道沟壑……”,妈妈的记忆仿佛又回到那场大风雨中,“最后,另一侧的根仍旧死死抓住土地,而在梧桐的后面,再也没有沙石被冲垮掉;可是大梧桐在那场风暴中被吹歪向水库那侧,半边的大树干被吹断”。

    “所以,梧桐被吹断了一半,就变成歪脖子了?”,我的心里对大歪脖子梧桐油然而生一种敬意。从此,小学的作文里,《我们家的‘歪脖子’》被我炒了一次又一次剩饭。

    自从听完妈妈的故事,我再也不说砍掉歪脖子大梧桐的话了。而且我还会偷偷拿些家里装修完剩下的石灰,涂在歪脖子被吹掉半边树干留下的“伤口”上,防止虫儿咬,鸟儿做窝。我明白爸爸所说的一颗”真心“待树的奥义了。

    歪脖子树,陪我度过温馨的童年,曾记得无数个夏夜,我偎依在妈妈怀里,妈妈坐在小木凳子上,听爸爸给我讲故事背唐诗,我们仨就在枝繁叶茂的大梧桐下乘凉,看黑幕下星星眨眼,看月过梧桐的如同冰霜,看萤火虫漫天飞舞的微微荧光。我就这样沉睡入温柔的梦乡中,梦里,我们仨,还有一棵”歪脖子“。

    “花痴”

    爸爸喜欢捣弄些果树种在家后面,比如无花果,石榴、李子树啊,偶尔会间杂一些花草。布局匀整,花木多二不杂;后来只要有人到我家,都会看看我家的”后花果园“,多是称赞溢美之词。也有人会说:”老王啊,种些花多好看,家旁边种果树多俗,你家又不靠卖果子挣钱;还是多种花好看“。

    种花是情趣,种果是实用。养花是修身养性的很好的方式,处一方繁华簇锦之所,赏花色、闻花香,享受在心里——一个理想主义的好去处;而在无趣之人的眼里,自然是果树实在,摸在手里,吃在肚里,真真切切。

    无一例外的是,凡是参观我家”后花果园的“人都会注意到”鹤“立在花团中的歪脖子树:“老王啊,你们养的花也好,种的果也好,就是这颗大树不好。歪向一边,还掉叶子,不好看,也麻烦,砍掉算了,可以腾出一大块地方养花”。

    爸爸总是笑笑说:“这棵树,防风固沙,对我家房子有救命之恩,丑点有什么关系,关键有感情”。我知道,爸爸是以待人之真心待树。

    不然人家怎么说,爸爸还是没有砍树,这一直到高中。只是,果树都被砍掉,换成了花草,最后我们家的邻里也都种起了花草。几家之间”争芳斗艳“,乐此不疲。

    生活总需要点点花草装束,热爱生活,就应该懂得生活的情趣。

    歪脖子树与花痴

    后来我上了初中,读了高中,再也没有在作文里无休止地炒”我家的‘歪脖子树’“的剩饭,歪脖子看惯了,也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直到高二的一次周五回家,刚进家,就闻见一股油锯汽油味,然后是一阵轰鸣声。我跑到后院,爸爸正在拿着油锯锯我们家的”歪脖子“,在油锯的震动下,梧桐叶哗哗划下,落了后院满地;旁边是两位叔伯,拿着绳索困住”歪脖子“的枝干,在下面用力地拉住绳索把大梧桐往水库那边拽,防止魁梧的大梧桐倒下的时候砸向房子。我有点发愣,很惋惜,很不解,但是在几位叔伯面前。我不能暴露作为高中生却像孩子一样的稚气。

    油锯声轰鸣了半小时便停止了,梧桐的主干几欲伐断。爸爸和叔伯几个一起拉住绳子,叫我来帮忙,他们几个吆喝着,使劲力气将梧桐最后的交连的主干拉扯断。伴随着”吱吱“的撕裂声,歪脖子倒下了,枝叶打在水面上,如同呜咽,水库上残页铺面,还有滚下的鸟窝。

    大歪脖子的生命就这样走向终结。

    后面的事你肯定能想到,大歪脖子被大卸八块,被斧子劈开。主干卖给了木料厂,枝干成了灶里的可燃物。

    我不解,我问爸爸,为什么要砍歪脖子,不是说了不砍它吗。

    ”树大了,占地方,放在院子里也不好看“。

    ”不好看有什么关系呢?不是防风固沙么“

    ”现在不需要了“,原来由于我家房子临近水库,政府加固道路在坡上砌成一堵水泥和大理石浇筑而成的石墙。

    我还想接着问:”不是有感情吗,不是房子的救命恩人么“,出于不让别人看出我”稚气“的心理,我不再追问。不过作为接受了科学教育的我,明明就知道,梧桐护房,只是它根系粗壮而已,也可以认为是生命的本能。

    万物本无情,本自人多情。当初留你是真心,现在放弃你也是真心。当初为你辩护留你是真心话,现在下决心放弃你的诸多理由也是真心话,不是虚伪。

    人和树,怎么可能有感情?傻瓜!

    爸爸在除掉梧桐空留的地方又种上了花,花的品种也换了一批又一批。他常常向别人打听什么季节应该种什么花,我们家种什么花最好看,许多他从来没见过的但自己觉得喜欢的花都给种上,可最后这些花还是被换掉。

    最后,我不知道他养花是不是真的爱花,还是真的是”花痴“。

    我想,养花无可厚非,砍掉大脖子树也无必伤心。只是花木而已,没必要上纲上线到”喜新厌旧“的层面上来。

    直到多年以后,我发现自己也变成了那颗大歪脖子树。是啊,不论弃与留,都是真心。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2016年6月24日上午

    情节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你抄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王柏元的博客原创,为了尊重作者的劳动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gbaiyuan.cn/crooked-neck-tree-with-hc.html,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对你有用,可以点击文章下面的“赞助作者”打赏作者!

    关于
    记录生活,镌刻心路;泼洒文墨,分享技术!王柏元的博客致力于IT经验交流,并原创翻译引进外文文章,打开IT国际化视野

    发表评论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