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加“百元导航”为主页,windows8风格,0.3s极速加载
  • 王柏元的博客专用搜索引擎:极客人,就用“极客搜”!
  •    2年前 (2015-02-10)  算法语言 |   抢沙发  124 
    文章评分 3 次,平均分 3.7

    财经国家周刊2015年2月10日19:52

    年逾七旬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最新标签已经变成“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推动人”。

    这个身份始于2013年冬,彼时,“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刚成立,倪光南作为主要发起人,为联盟拉来了近百家成员单位。

    “这不是好干的差事。”联盟秘书长曹冬说,“从开始,一些国外操作系统公司就明暗手段尽施,百般阻挠,倪院士压力非常大。”

    倪光南倒不是十分在乎这些外部压力,他真正在意的,是来自内部的挑战:如何联合联盟成员,搭建一个统一的国产操作系统生态圈——事实上,这也是多年来,国产操作系统一直没能打开局面的主要原因。

    筹划实体公司

    岁末年初,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秘书长曹冬有一个重要的新任务——找人。

    2014年年末,联盟的经济实体——一家以应用商店为核心业务的公司进入了工商注册审批阶段,倪光南和曹冬需要为公司找到一位总经理。

    任务并不轻松。这位未来的掌舵人,不仅要熟悉桌面和智能终端操作系统的应用商店和生态系统市场推广运作,还必须兼具为中国自主操作系统大梦想奋斗的信仰。

    即使不谈后者,单是运作一个操作系统的应用商店这一条,就足以吓跑大多数人。在微软、苹果、谷歌三分天下的操作系统领域,还没有第四家企业或操盘人能够依靠应用商店模式成功站稳脚跟。

    但这看似最坚实的壁垒,却恰好是倪光南和联盟认定的突破口所在。

    移动互联网时代,谷歌和苹果的操作系统能够杀出一条血路,所依仗的正是应用商店模式构建的软硬件生态系统。微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没落,也是因为延误时机,没能成功推广基于Windows系统的应用商店。

    而在中国,从事操作系统开发的厂商多达15家,绝大多数厂商都推出了正式发行版本的操作系统,但因为缺乏通用的应用软件,这些系统的应用范围都只局限在某个地方省市或者某一两个行业领域。

    按照倪光南的设想,应用商店实体公司的作用,就是通过推出统一的应用商店,引导国产操作系统的众多开发方修改各自的系统,适应应用商店的标准,从而实现不同版本的统一。

    对他的设想,质疑声音不少。理性一点的建议者提问:“15家国产操作系统开发商,怎么可能会为一个未成型的应用商店大改自己的系统?”偏激一点的批评者,则把矛头直指倪光南本人,说他“纯粹是为了骗取国家经费”。

    倪光南从来不反驳“人身攻击”。他觉得做国产操作系统这件事实际上也是一场改革,也是对既有资源的再分配,各种利益团体鱼龙混杂,不理解和反对的声音是必然要出现的。

    “把实体公司做起来,把事情做成了,就是对这些质疑最好的回应。”他说。

    春风与蛋糕

    没有形成统一的生态系统,的确是国产智能操作系统做大做强、实现自主可控的一大障碍。

    其实,15家操作系统厂商都明白这个道理。思普集团董事长张龙说,相比微软而言,目前国内操作系统厂商的力量都还比较弱小,如果再分兵作战各人推广自家标准,行业发展将会难有成就。

    “国内操作系统厂商就应该联合起来,壮大竞争力。未来,如果国内厂商能够采用统一的标准开发应用,将会促进整个国产操作系统的快速发展。”张龙说。

    国家政策的引导,让当下成为了联合国内操作系统厂商的最好时机。

    张龙已经明显感受到,2014年前后,国产操作系统的推广工作好做了很多。比如,2012年,思普在政府机关软件采购中连参与投标的资格都没有,微软等国际巨头则只凭借不确保兑现的投资建厂承诺,就能拿下地方政府的订单。2014年,部委和地方政府机关工作人员不仅主动与思普联系招标,多个政府和部委机构的国产操作系统替代工作,也都有了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倪光南认为,大环境变好,政企用户的需求又不断增长,这对国产操作系统在应用商店的标准上保持统一,提出了客观要求。

    现在的问题是,企业毕竟是企业,除了要有梦想还必须能“活”下来,因而或多或少都希望在这一轮国产化中,建立自己的话语权。

    倪光南认为,企业的想法与联盟统一标准的宏愿并不矛盾。就好比谷歌的安卓系统,既有谷歌自己的应用商店,各家智能手机厂商也可以开发自家的应用商店,但前提是,大家的开发环境和接口标准都是一样的。

    “谁能吃到更多蛋糕,那要由市场来决定,看谁的应用商店体验做得更好,服务支持更优秀,更符合用户的使用需求。”倪光南说。

    市场大山

    在最高决策层的推动下,政企用户市场已经破冰,横亘在国产操作系统面前的,是个人消费市场这座大山。

    2014年,国产操作系统厂商中科红旗解散清算一案,成为国产操作系统标志性的事件,虽然背后有股东利益纠葛的缘故,但市场造血能力不足早已是业界公认的血淋淋教训。

    最初,倪光南发起的联盟也制定了国产操作系统替代的时间表,希望在2014年10月推出支持应用商店的国产桌面操作系统新版本,首先在桌面实现国产化替代,然后在三五年内,从桌面系统扩展到移动端。

    从2014年9月一直到年底,普华、中标麒麟、思普、开源软件创新联合实验室等联盟成员单位的新版操作系统相继发布,不过,由于应用商店实体公司一直没能成立,各家系统统一标准的愿望也未能实现。

    倪光南认为,这就是鸡生蛋和蛋生鸡的关系,没有应用,就没人愿意用你的操作系统,没人用操作系统,就更没有人给你开发应用。

    国产操作系统想要迈过市场关,就必须打破“有鸡没蛋或有蛋没鸡”的恶性循环。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曲成义说,改善应用生态,加大应用软件开发力度,做好应用服务支持,都是国产操作系统需要爬过的“高坡”。

    倪光南现在想的就是,尽快找到合适的应用商店公司掌舵人,“车轮转起来了,一步步往前走,才有解决问题的可能,呆在原地只会陷入死循环。”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王柏元的博客原创,为了尊重作者的劳动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gbaiyuan.cn/niguangnan_and_cos.html

    关于
    记录生活,镌刻心路;泼洒文墨,分享技术!王柏元的博客致力于IT经验交流,并原创翻译引进外文文章,打开IT国际化视野

    发表评论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