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过的人生境界

我们走过的人生境界

岁月 5个月前 (05-11) 浏览: 171 评论: 3

小时候,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天真烂漫,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世界就像花园一样,蜂飞蝶舞,阳光明媚; 长大一点,我们读了一些书,见过更多的人,看到更多人生百态,慢慢发现这世界有许多的阴暗面,人怎么能那么坏,那么龌龊,这个国家太黑暗了,社会太无可救药了,我们简直生活在层层阴霾下惶惶终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阴霾感觉越来越重。 后来,我走过许多路,见过更多的事,经历过人生的许许多多的炎凉,感悟过许多先贤的箴言,理解了许多当初自认为恶人的心境,发现生活一点一滴的感动与温暖,我慢慢发现世界不是我想象的那么黑暗的,芸芸众生里掺杂着多少无奈,有许多人有着不为浅薄的我所不理解的睿智。我当初是片面了吗,不,我相信认识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破茧成蝶,返璞归真,江山如此多娇啊!世界是那么真实,那么辽阔,我解开种种疑惑,冲破心里的种种阴霾,见到久违的阳光,世界越来越光明;人生突然豁然开朗,世界不是蓝天白云,而是如同晚霞下的那种壮美啊! 有一天,你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时候,有人对你说,你还在第一境界啊,幼稚!我希望,你能自信这是别人的浅薄,并用仁慈的胸怀容纳别人的虚妄。

歪脖子树与花痴

歪脖子树与花痴

极客视点 1年前 (2016-06-24) 浏览: 390 评论: 0

我们家的“歪脖子” 小时候,我家门前有一棵歪脖子大梧桐。梧桐很大,打我出生时就在那,打小就是歪脖子。那时我小,我问爸爸:“这个好丑啊,种在家门口一点都不好看,砍掉吧。”,爸爸笑着说:“傻孩子,这棵树用处可大着咧!这棵树有感情,须得一颗真心待她。”我不懂,人怎么和树有感情。 后来在夏夜里,妈妈给我讲起歪脖子大梧桐的”光荣事迹“: 我们家建在临近水库的陡坡上。与水库的相接的坡十分陡峭,近乎垂直,坡离我家房屋不远。 歪脖子大梧桐本来不歪脖子的,身体匀称,枝繁叶茂。后来一年夏天,黄梅县起了一场大风,并伴随大雨。大风吹倒了公路旁的108颗行道树,连根拔起,七倒八歪地横在路旁。许多人家的房屋都被掀起砸中路上的车和人,还有人家主屋外面的厨房被倒下的大树砸中,生生被敲掉了一个边角。妈妈说,那是她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一场大风雨了。 ”那咱家呢?咱家怎么样了?“ ”咱家的房瓦也掀起了不少,这还不是主要的。因为我们家靠近陡坡,那天雨很大,大雨冲刷着陡坡。雨水裹挟着上面不经风雨的小花小草,冲垮了一层又一层黄沙。眼看就要垮到了我们家房子……“ ”啊...“我听着妈妈的话简直吓呆了,眼里几乎泛起泪来。 ”后来,陡坡知道跨到了那颗梧桐树下。梧桐大半的根系尽漏,清清楚楚地可以看见它们在地底下的纵深绵延,粗壮的根系在冲刷下露出了一道道沟壑……”,妈妈的记忆仿佛又回到那场大风雨中,“最后,另一侧的根仍旧死死抓住土地,而在梧桐的后面,再也没有沙石被冲垮掉;可是大梧桐在那场风暴中被吹歪向水库那侧,半边的大树干被吹断”。 “所以,梧桐被吹断了一半,就变成歪脖子了?”,我的心里对大歪脖子梧桐油然而生一种敬意。从此,小学的作文里,《我们家的‘歪脖子’》被我炒了一次又一次剩饭。 自从听完妈妈的故事,我再也不说砍掉歪脖子大梧桐的话了。而且我还会偷偷拿些家里装修完剩下的石灰,涂在歪脖子被吹掉半边树干留下的“伤口”上,防止虫儿咬,鸟儿做窝。我明白爸爸所说的一颗”真心“待树的奥义了。 歪脖子树,陪我度过温馨的童年,曾记得无数个夏夜,我偎依在妈妈怀里,妈妈坐在小木凳子上,听爸爸给我讲故事背唐诗,我们仨就在枝繁叶茂的大梧桐下乘凉,看黑幕下星星眨眼,看月过梧桐的如同冰霜,看萤火虫漫天飞舞的微微荧光。我就这样沉睡入温柔的梦乡中,梦里,我们仨,还有一棵”歪脖子“。 “花痴” 爸爸喜欢捣弄些果树种在家后面,比如无花果,石榴、李子树啊,偶尔会间杂一些花草。布局匀整,花木多二不杂;后来只要有人到我家,都会看看我家的”后花果园“,多是称赞溢美之词。也有人会说:”老王啊,种些花多好看,家旁边种果树多俗,你家又不靠卖果子挣钱;还是多种花好看“。 种花是情趣,种果是实用。养花是修身养性的很好的方式,处一方繁华簇锦之所,赏花色、闻花香,享受在心里——一个理想主义的好去处;而在无趣之人的眼里,自然是果树实在,摸在手里,吃在肚里,真真切切。 无一例外的是,凡是参观我家”后花果园的“人都会注意到”鹤“立在花团中的歪脖子树:“老王啊,你们养的花也好,种的果也好,就是这颗大树不好。歪向一边,还掉叶子,不好看,也麻烦,砍掉算了,可以腾出一大块地方养花”。 爸爸总是笑笑说:“这棵树,防风固沙,对我家房子有救命之恩,丑点有什么关系,关键有感情”。我知道,爸爸是以待人之真心待树。 不然人家怎么说,爸爸还是没有砍树,这一直到高中。只是,果树都被砍掉,换成了花草,最后我们家的邻里也都种起了花草。几家之间”争芳斗艳“,乐此不疲。 生活总需要点点花草装束,热爱生活,就应该懂得生活的情趣。 后来我上了初中,读了高中,再也没有在作文里无休止地炒”我家的‘歪脖子树’“的剩饭,歪脖子看惯了,也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直到高二的一次周五回家,刚进家,就闻见一股油锯汽油味,然后是一阵轰鸣声。我跑到后院,爸爸正在拿着油锯锯我们家的”歪脖子“,在油锯的震动下,梧桐叶哗哗划下,落了后院满地;旁边是两位叔伯,拿着绳索困住”歪脖子“的枝干,在下面用力地拉住绳索把大梧桐往水库那边拽,防止魁梧的大梧桐倒下的时候砸向房子。我有点发愣,很惋惜,很不解,但是在几位叔伯面前。我不能暴露作为高中生却像孩子一样的稚气。 油锯声轰鸣了半小时便停止了,梧桐的主干几欲伐断。爸爸和叔伯几个一起拉住绳子,叫我来帮忙,他们几个吆喝着,使劲力气将梧桐最后的交连的主干拉扯断。伴随着”吱吱“的撕裂声,歪脖子倒下了,枝叶打在水面上,如同呜咽,水库上残页铺面,还有滚下的鸟窝。 大歪脖子的生命就这样走向终结。 后面的事你肯定能想到,大歪脖子被大卸八块,被斧子劈开。主干卖给了木料厂,枝干成了灶里的可燃物。 我不解,我问爸爸,为什么要砍歪脖子,不是说了不砍它吗。 ”树大了,占地方,放在院子里也不好看“。 ”不好看有什么关系呢?不是防风固沙么“ ”现在不需要了“,原来由于我家房子临近水库,政府加固道路在坡上砌成一堵水泥和大理石浇筑而成的石墙。 我还想接着问:”不是有感情吗,不是房子的救命恩人么“,出于不让别人看出我”稚气“的心理,我不再追问。不过作为接受了科学教育的我,明明就知道,梧桐护房,只是它根系粗壮而已,也可以认为是生命的本能。 万物本无情,本自人多情。当初留你是真心,现在放弃你也是真心。当初为你辩护留你是真心话,现在下决心放弃你的诸多理由也是真心话,不是虚伪。 人和树,怎么可能有感情?傻瓜! 爸爸在除掉梧桐空留的地方又种上了花,花的品种也换了一批又一批。他常常向别人打听什么季节应该种什么花,我们家种什么花最好看,许多他从来没见过的但自己觉得喜欢的花都给种上,可最后这些花还是被换掉。 最后,我不知道他养花是不是真的爱花,还是真的是”花痴“。 我想,养花无可厚非,砍掉大脖子树也无必伤心。只是花木而已,没必要上纲上线到”喜新厌旧“的层面上来。 直到多年以后,我发现自己也变成了那颗大歪脖子树。是啊,不论弃与留,都是真心。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2016年6月24日上午 情节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你抄我

哲学到编程:思想的实例化

哲学到编程:思想的实例化

极客视点 2年前 (2015-05-18) 浏览: 546 评论: 4

万古长江水,千年儒释道。历史的长流中,芸芸众生,参差不齐,但总是能够总结出一个“生旦净末丑”来。儒、释、道,五千年的中华文化,却总是围绕着这三种主流思想交相演绎。千年间,豪士俊杰,文人墨客,辈出的栋梁不可谓不多。但是细细想来,人们的思想中总能找到前辈哲人的思想。 我们从小就学习前人的思想,读书看报、遍历典籍,每一个人总是从读书的过程中汲取前人思想,然后以汲取的思想来指导如何为人处世。哲人常常天马行空,虚无缥缈,所以哲人的思想具有跨时代性也不必大惊小怪:“可持续发展”是今天的政策口号,但是千年前孟子与梁惠王论政时就说:“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木材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木材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撼也。王道之始也。”;现在医保提出“老有所依”,但是《礼记》早就说“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如此看来,我们发现我们似乎很不堪,看似新鲜的一些词其实深深植根于前人的智慧。 以编程的角度看,我们在应用程序里引用的类、方法函数、服务协议,都是前人写好的,写在windows操作系统里,写在安卓SDK里,不管你的程序写的多么牛逼,你都是在调用前人的智慧。难道我们程序猿也是那么的不堪?编程里,调用类及其方法,新建一个实实在在的对象,称为类的“实例化”过程。 同理,学习前人哲思,身体力行人家的思想,何尝不是“实例化”的过程。前人把基础的哲学思想总结出来,后人能自己体悟出来便是自己的,进而组合各种前人智慧并运用就能超越前人了 。创建出一个基于底层代码中基本“类”的一些“对象”为自己所用,组合各种“控件”、事件,于是就创造出多姿多彩的应用程序。操作系统是伟大的,但是操作系统的伟大里,有多少是应用程序强大的功劳?我们说一个哲人伟大,不就是因为他的思想影响了后人、培养出一群伟大的人吗?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前人思想的实例化对象,我们的实例化成就了自己,同时也成就了先人,践行思想的过程并非一无是处。思想因实例化而伟大。

练“气”还是练“剑”

练“气”还是练“剑”

岁月 极客视点 2年前 (2015-05-12) 浏览: 254 评论: 6

昨天晚上数据库系统实验,老师说的一段话令我的心里泛起了涟漪,话的原意大概是这样: "有些大一大二同学反映自己的编码能力不行,说某某编码很好。"她接着说:"大家注意了,你们将来不是写代码的,如果你们是写代码的,岂不是抢了高职学生的饭碗,你们不是码农。你们将来是做软件架构师,分析师,设计师。如果以后你们说某某某编码能力很强,不是夸人家,就是说某某是码农(差不多这个意思),你们大一大二只要熟练掌握一门编程语言就行了"。 可能学校的意思的,基础牢固,然后自顶向下,学些高屋建瓴的东西(比如概论这些科目)。 这让我想到了笑傲江湖,气宗和剑宗, 是以气带剑,还是以剑练气。 剑宗功夫易于速成,见效极快。大家都练10年,定是剑宗占上风;各练20年,那是各擅胜场,难分上下;到得30年时,练剑宗功夫的便再也不能望气宗之项背了。就像现在把自己所学,拼凑代码很快能写个小app,但是却没有学会软件工程的思想。如果一心学理论,又不甘寂寞,心里还嘀咕"学了这么久还什么也不会"。如果两难择其中,气剑双修, 岳不群断言,“如果两者都为主,那便是说两者都不是主。”又想到前段时间,北大学生退学读技校,就可以认为是"背叛气宗,皈依剑宗"了。觉得岳不群还是很厉害的,只觉得《笑傲江湖》,我们并未读懂:生活中还是到处都是哲学的。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